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门当户对与婚姻博弈

婚姻 时间:2020-06-29 浏览:
,门当户对与婚姻博弈

门当户对与婚姻博弈

门当户对与婚姻博弈

  ■刘云生

  在信息不对称情形下,婚姻不仅是一种契约,也是一种博弈。如何降低外来风险,达成最理想目标,很多家族都订立了一些柔性的博弈规则和技巧。

  传统人道五伦中最早、最重要的伦理不是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朋友,而是夫妻。

  《周易·序卦》解释了天道-人道-人伦之间的嬗递关系:天地万物生,然后有男女;男女婚配后才有父子君臣。所以司马迁后来强调说:夫妻之道,是最重要的人伦。

  虽然属于重要的人伦,但与父子、兄弟人伦的“天合”不同,夫妻人伦属于“人合”。天合人伦除了极端情形外(如谋逆、忤逆),人伦链条一般不可能断裂;但作为人合的夫妻,却可能因为“恩断义绝”而发生断链。

  更重要的是,夫妻关系所牵涉的不仅是男女两人之间的情感和利益,还广泛影响到两个家族的未来与命运。所以周朝大夫富辰认为:婚姻既可以带来幸福,也可以开启祸端。

  上述认知决定了古人对婚姻的高度重视,无论是何种文本的家法,都要求儿孙“谨婚姻”,最大程度减轻婚姻带来的外部风险。

  所谓“谨”,一般表现为如下三种行为选择。第一,门当户对。按照传统婚姻观念,夫妻匹配,不仅仅要求年龄、相貌、生辰之类的大致相符,更强调男女家族之间经济地位、社会地位、文化地位的大致相当,此即所谓“门当户对”。

  按照现代自由婚姻标准,门当户对确实有违自由、自主,但在古代,婚姻从来就不是单纯的两情相悦和自由组合,而是一个关涉两大家族社会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甚至子孙教育的系统性工程。历代父祖辈深知:婚姻靠的是理解、信任、宽容、忍耐。除了这些好人品,夫妻要和谐,还得考虑感情基础、兴趣爱好、才情学识、经济基础等综合条件,差距不能过大,否则夫妻之间就难以匹配,两大家族也难以和谐。

  由是而论,古人强调门当户对,并非是基于纯功利考量,而是以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对等换取婚姻的和谐稳定,这是道,也是义。

  汪辉祖人情练达,世情洞达,他教育子弟说:富贵人家互为婚姻,这是人情。两家地位相当,自然往来不断。要是一家暴富,一家仅能小康,两人就可能斗气竞争,两家也就会势同水火。第二,家风纯正。明代郑瑄生于书香之家,长于多乱之秋,为官清正廉明。他坚决反对儿孙和富家缔结婚姻。为什么呢?富家女因为财力雄厚,心气高,志向低,脾气大,如果缺乏家教,必然骄奢淫逸,事事争强好胜、处处不甘人后。有了这种底气和脾气,心志紊乱,对内逞强,不尊公婆,不敬丈夫;对外斗胜,攀比炫耀,意气用事。长此以往,最严重的后果就出现了:家庭不和,丈夫丧志,家财散尽,家道败落势在必然。如果还娇宠子女,祸害更大。

  曾国藩布衣起家,名高天下。在子女婚姻问题上,屡次严诫与官宦人家通婚联姻,说起来是怕子弟沾染奢惰恶习,但更怕的是这类官宦子弟进了家门,作威作福,乱家规,败家风。他的大儿子曾纪泽男大当婚,有钱有势的常家向曾家提婚时,曾国藩发现常家子弟经常仗势欺人,家风不正,家声不好,女儿必然会受父兄行为的影响,建议委婉推辞。第三,性情温良。司马光早就说过:儿媳妇怎么样,决定着一家的盛衰。民间俗谚道: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”,这是民间的一种臆想和夸大。究其实,皇帝的女儿从来都特别愁嫁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公主的脾性。公主到家,什么家法、家教,统统让路。比如唐中宗女儿宜城公主的驸马叫裴巽。裴驸马可能觉得在公主面前放不开,就在外边养了个女孩,要过平民生活,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。后来公主知道了这事,闹得鸡飞狗跳。公主倒是任性了。但养女如此,他爹唐中宗丢尽了脸,直接将公主贬为县主;把驸马降了官。

  纵观上述三种行为模式,不难看出,如果三个条件能同时具备,自然是上上之选,但如果确有困难,就会牺牲门第,强调家风和性情。

  换言之,传统婚姻所谓门当户对绝不是要求门户声望、经济条件的绝对对等。在信息不对称情形下,婚姻不仅是一种契约,也是一种博弈。如何降低外来风险,达成最理想目标,很多家族都订立了一些柔性的博弈规则和技巧。比如北宋著名教育家胡瑗为避免缔姻风险,在家训中提出了“优选”和“差选”两个法则:嫁女儿要优选,嫁给强过自己的人户,女儿到婆家,必然恭敬有礼不张狂;娶媳妇就差选,选弱过自家的人户。媳妇到家,才能恪守妇道,善待公婆,不会仗着娘家的威势财富飞扬跋扈。

  汪辉祖对胡瑗的应对策略和应世智慧大加赞赏,毫不犹豫地将“优选”和“差选”的缔姻法则写进家法,要求子孙世守勿替。